stephencanwalk


乞靈: 桂林詩草
January 1, 2008, 4:29 pm
Filed under: 詩人扎記

桂林詩草

興安所見

幾隻小雞匆忙中

撥出一條路

泥黃灰暗的汽車站

兩旁擺滿張望的小販

猶不敢高聲叫賣

靈渠

錯落的樹木

站成整齊的御道

陪伴石頭埋岸的運河

二千年都不磨損

小孩子還在嬉水

大人洗衣

遊伴執著一串英雄炮仗

燃著了引子

便慌忙拋落渠中

回聲都沒有

整排小英雄依著流水

浮沉去了

煙花

另一個夜裏

來到杉湖

月亮黃濛濛的貼在臉上

是要猜破了的謎語

傳說中山野小鎮

都比城市近而淒迷

我們長大了

忘記了煙花的顏色

倒是湖裏來的孩子

滿是色彩

桂花小孩

(一)

同伴剛放下碗

便有舌頭抹淨了

我焦躁得直立起來

再不想喝豆奶了

滿身補綴

那孩子不過七八歲

他父親背著更大

的補綴

在巡視檯上的殘食

百衲的缺口

像乾裂的田疇爭吵

浸壞了的深淺穀物

東西倒下

如河的崩潰

四方八面湧進來

莫非你們是流失的父子

何時才能回家

(二)

我們坐在杉湖

看七月十四的月

一雙小手遞過來

我們都說不買

一籃黃皮和馬蹄

她說是送給我們的

只想兌換十元僑匯券

買一條新裙子

我說她粉紅的裙子已經很美了

她希望能多買一條

同來的女伴心都軟了

我拿一隻香瓜給她四歲的妹妹

她說妹妹也想要

一條新裙子

我給她一隻梨子

對她說聰明

應該回家好好唸書

她還是動也不動

待到站得漸近的母親再三敦促

才一下子消失了

(三)

在岸上慢慢地走

看漓江的孩子游泳

男的女的都撲進了山的倒影

搖得山都多姿采了

岸上兩行桂樹

同心地對抗陽光

撒下涼涼的永晝

遊伴在桂樹下

喝一分錢的山楂茶

我看到一個孩子

臥在石凳上

手裏拿著掌大的桂葉

動也不動

其他的孩子都在花圃裏

堆草燒火

賣茶的女人繼續補綴

沉迷原是母親的小孩

比水比火還要純一

那桂花是弟弟

還是妹妹呢

長在漓水邊

秋天來了

孩子睡在桂香的午晝

手裏綴滿了白花

安安穩穩地眠著

影子比石凳要長了

補綻的母親戴上眼鏡

比從前更專注

身邊八十九里的江水

裙帶著千萬個山

向兩岸沉醉

這塊土地

染在江裏的花朵

有一個小孩

盛暑裏

臥在涼涼的石凳上

握住一掌桂葉

等花來入夢

08.1981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so far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